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客家文化 > 客家民俗

天下客家第一镇洛带古镇的客家人

2019-03-14 14:58:59

客家人在历史上的大迁徙中,客家人有的因战争原因到了广西、湖南、四川。有的适逢清政府于康熙年间发起"移湖广、填四川"和移民运动。于是,由中原移居两湖两广赣闽汉民,又大量入川。朱德、郭沫若、韩素音的祖先,都是当时由广东、福建迁到四川的客家人。他们客居在四川尤泉驿站一带,并开始繁衍生息,服务巴蜀,天下客家龙泉驿,形成佳话。

龙泉驿

龙泉驿区是成都市11个市辖区之一,是成都市中心城区。龙泉驿素有"四时花不断,八节佳果香"之美誉,是国务院正式命名的"中国水蜜桃之乡",建设中的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主体位于该区。龙泉驿区历史悠久,古为蜀国辖地。唐代为东阳县、灵池县治地(《四川郡县志》《元丰九域志》《中国历史地图集》)。灵池县,以其县南分栋山边有一泉池曰"灵池",故名。宋天圣四年(公元1026年)又改为灵泉县,属成都府。分栋山亦随县名的改变而改称"灵泉山",直至元代。元时设陆路驿站。明代改称"龙泉",于此设驿站,始称"龙泉驿"。洪武六年(1373年),省灵泉县入简县,后置龙泉镇(《中国历史地图集》)。正德八年(1513年),置龙泉镇巡检司(《简阳县志》《四川郡县志》)。同期,灵泉山亦随之改称"龙泉山"。清康熙六年(1667年),继续在四川大规模设置驿站,分为北、南、东、西4路,"东路起自简州之龙泉驿,至奉节之小桥驿(《四川通史》)。此期的"龙泉驿"既是驿站名,也具有地理名称的含义。清末邮电业兴起后,驿站废置,"龙泉驿"则随之成为历史地名,并沿用至今。1960年,经国务院批准,设立成都市龙泉驿区。

 

成都龙泉驿区境内的客家文化洛带小镇。距离成都市区30公里,在普通人心目中,一提到古镇,首先想到的无外乎都是江南的周庄、乌镇,茶马古道的闽北下梅或者西塘、凤凰古镇等等,相比之下洛带古镇的名气要小得多,甚至很多去过的游客把洛带比喻为一条商品购物街,逛洛带就像逛集市。其实,游览古镇,一定要有那种安逸的心情,仔细体味里面的细微之处,才能感受那不同于城市中的美。

洛带名称的由来和蜀汉太子刘禅有一定的渊源。 洛带在三国时建镇,传说因蜀汉后主刘禅的玉带落入镇旁的八角井而得名。镇内85%以上居民为客家后裔,是客家聚集区的典型代表。

洛带古镇是成都近郊保存最为完整的客家古镇,有"天下客家第一镇"的美誉,生活中使用古老的传统方言-客家话,这里的千年老街完整保存了"一街七巷子"的格局。条条巷子呈现不同的生活氛围,道两边商铺林立,属典型的明清建筑风格。"世界的洛带、永远的客家",洛带古镇,是"中国西部客家第一镇"。据说古镇内汇聚会馆、闽粤会馆、湖广会馆、川北会馆等,是客家文化的实地博物馆。

探寻古镇的历史痕迹, 老街的地面该是遗址,一块一块青石板镶嵌而成,东高西低,很多断裂痕迹,凹凸不平中,衔接起岁月与沧桑。老街两侧有小溪,溪水清澈,涓涓细流。边上老人讲,早前有浣衣女于此捶打衣裳,现在想来,也是很美的场景。

 

客家女

 

客家妇女勤劳、刻苦与俭朴这一传统习俗,不仅在闽、赣、两粤客家地区保留,就是远徙四川,乃至海外的客家妇女亦如此。《蜀北客族风光》云:"客家人的妇女最勤苦莫过的,她们一般的体格都很健康,在未出阁时,读读书习习绣,有时协助母亲或学烹饪,或学纺织,一天到晚忙个不休,极少赋闲享乐的。

她们习惯了劳动,并不以为苦。她们大都能独自经营家庭生活,如穿衣,她们则自己种棉,自己纺织,自己制缝;自耕而食,自织而衣。再加上从事农村副产,如养鸡、鸭、鹅、蚕,或喂兔、羊、猪等,每年的收入也非常可观。她们的经济可以自给自足。

多“妇功”

由于土瘠民贫、山多田少,客家男子多抱四方之志出外谋生,家事多委之妇女。长期的实践铸就了客家女特有的勤俭、刻苦和坚韧的性格以及特强的生活能力。旧时,她们中许多人的丈夫"过番"出南洋,往往长年没有一个钱寄回来,她们也能以惊人的毅力,维持整个家庭的生活。她们很注重"家头教尾"(养育子女)、"田头地尾"(耕田种地)、"灶头锅尾"(烹饪洗刷)和"针头线尾"(缝补衣衫)这四项"妇功"。无论是对老弱的扶持、儿女的教养、家庭的料理,或亲朋的应酬,都尽力做得完满周到。

过去汉族不少地区的妇女大都有缠足的风俗,而客家女不缠足。她们必须与男人一样翻山涉水、披荆斩棘、开创家园、防敌除害。文天祥率兵抗元至梅州,客家男女举旗赴义,军势大振。凡客家女死后均称"孺人",据说也是由于当时宋朝皇帝所赠。太平天国军队中也有不少客家女,她们打仗非常英勇。

客家地区一直有崇尚读书的习俗和风气。客家女特别看重和喜欢读书人。即使家庭生活再苦,她们也要通过种田、挑担等繁重劳动去挣钱,来支持丈夫和子女读书。客家女大多精明、热情、大方、有礼,喜唱山歌。

总之,客家女在中国闽蜀赣粤等地区,乃至在世界各地,可说是吃苦耐劳、自重自立,于家庭、于社会都有贡献,因而是最令人敬佩的妇女了。她们受到了古今中外人士的广泛赞誉。下面略摘几句:"客民妇女之贤劳,竟为天下各种类之所未有。"([清],黄遵宪《李母钟太安人百龄序》);"客家妇女真是我所见到的任何一族妇女中最值得赞叹的了。"(美国,罗伯特?史密斯《中国的客家》);"健妇把犁同铁汉,山歌入夜唱丰收。"(郭沫若《梅州咏诗》);"这种妇女真可算得中华民族的"脊梁"。"(郑朝宗《汀州杂记》)。

勤劳美

美国人罗伯·史密斯说:"在我所见到的任何一族的妇女,最值得赞赏的当推客家妇女了。"英国学者爱德尔在他所著的《客家人种志略》称:"客家妇女是中国最优美的劳动妇女的典型。"客家妇女集中体现了客家人刻苦耐劳、勤俭朴实、坚毅顽强、自力自强、聪明进取等优秀品质与精神,更完整充分典型地塑造出客家人的形象和精神风貌。

每一个客家人或者了解客家生活的人,当论及客家民系崇高伟大的品格、思想情操时,跃然展现出一幅图景是:曙光初露,烈日当空,晚霞降临在千陌田园,客家女或赤足耕耘,或奉菜于餐桌。在她们身上闪耀艰苦朴素、勤俭持家、坚毅不拔、聪明善良等光环,无不为她们谋取生存和催人奋进的精神所震撼,所折服。此外,客家妇女还有着不少特色,比如服饰、生活习性等,成为一道亮丽的客家风景线。

英国人爱德尔在所著《中国访问记录》中说:"客家妇女是中国最优越的妇女典型。"他在《客家人种志略》、《客家历史纲要》两书中也作过这样的评语:"客家人是刚柔相济,既刚毅又仁爱的民族(按:应作民系),而客家妇女,更是中国最优美的劳动妇女的典型。

在成都龙泉洛带古镇,你随处可见勤劳善良的客家女,可听见软软的客家话。